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走進金華 > 旅游金華 > 旅游資訊
 

當繁花落盡,“賞花經濟”難以為繼

如何讓“賞花”不再是“一次性消費”

發布日期:2019-05-21 來源:金華日報 作者:樓盼 趙夢飛 鮑莉 字號:[ ]

  近兩個月,爭奇斗艷的花卉成為奪人眼球的“網紅”。伴隨賞花游的興起,包含吃住購等在內的“賞花經濟”也有了較快發展,游客們已不再滿足于探春賞花以及“打卡拍照”,特色民宿、花藝體驗、文創產品等成了新消費需求。然而,“賞花經濟”也面臨著天然的困境。花開有期,當繁花落盡時,打出“賞花”旗幟的景區村莊在喧鬧之后也需進行冷思考:怎樣擺脫“季節尷尬”,讓賞花不再是“一次性買賣”?如何讓“賞花經濟”跳出同質化競爭?賞花地還能拿什么來吸睛吸金?

  花節花景迷人眼

  近日,我們走進漁歌小鎮菊園,一眼望去,隨處都能看到一片片小花海,10萬株不同品種的格桑花,在向游客們“招手”。放眼八婺各地,“花節慶”此起彼伏,“花景觀”隨處可見,“賞花經濟”亂花漸欲迷人眼。

  開春以來,浙中地區各大旅行社紛紛推出了多條境內外賞花路線,相關產品預訂量均有所上漲。根據同程旅游發布的《2019居民春季賞花游趨勢報告》,今年春季賞花游最熱門花卉是櫻花、油菜花和桃花。

  3月中旬,在金東區,赤松鎮琥巖村上汪自然村,櫻桃花競相綻放引來不少游人;同一時間,傅村鎮上姜村的200畝油菜花吸引不少攝影愛好者前去采風;3月23日,第九屆源東桃花節在丁村水庫大壩上開幕。賞桃花、游桃園、看非遺、嘗美食……僅7天時間,源東鄉就接待賞花游客超40萬人次; 隨后,施光南音樂廣場、艾青公園以及金華建筑藝術公園里也是一片片姹紫嫣紅,吸引著眾多市民前來游園賞花;進入4月,曹宅鎮鶴巖村“驚現”紫色浪漫山頭,慕名而來的游客將芝櫻花的美在自拍中發揮到了極致……

  據不完全統計,僅三四月,僅金東區有近20個“賞花勝地”,以花為主題的公園、 美麗鄉村更是不勝枚舉。

  花開花落 “賞花經濟”四季分明

  以花為媒帶動了賞花人氣,然而打出“賞花游”旗幟的鄉村,都不得不面對“花如海時人如潮,繁花落盡人罕至”的尷尬。

  曹宅鎮楊高畈村村民黃滿貴表示,清明節假日,在橫臘看花海人很多,但除了芝櫻花開時節,其他季節來的游客基本為零。而且,受地理位置限制,賞花地的行車難、停車難問題也比較突出。“上山的車太多了,而且山路有點窄,不好開。要是游客去得遲了,停車場常常已經沒空位了。”他說。

  每到3月下旬,赤松鎮琥巖村的房前屋后、田野間到處盛開著櫻桃花。村里人說,櫻桃花開得最好的那幾天,村里幾乎天天都有開著車來賞花的人,一到周末人就更多了。“我們村里就屬櫻桃花開和櫻桃成熟時人氣旺一點,等到了無花可賞、無果可摘的季節,村里就很難再看見游客了。”琥巖村黨支部副書記汪增海明顯感受到游客量隨著“花開花落”呈現出“四季分明”的特點。

  由此可見,無論是橫臘芝櫻花還是赤松櫻桃花,都不同程度地遭遇著同樣的尷尬。這些尷尬折射到旅游服務上,就會出現“忙時超載、閑時閑置”的狀況。“賞花旅游點多在鄉間田園,花開的時候,人流爆發式涌入,景區及周邊的基礎設施、交通、餐飲難以承載。花季一結束,這些旅游配套設施則多數處于閑置狀態。”金東區文旅局相關負責人還表示,目前部分鄉村賞花游都是粗放型的,并沒有作為一種旅游產品來打造。游客的無組織性和客流量的不可預見性,讓賞花目的地的接待者無法提前準備;農村的不良交通路況以及規模檔次略低的農家食宿,也讓游客多有埋怨,基本成為“一次性消費”。

  如何實現“花好”“常開”

  花期過后,如何變現“花”的價值,避免“曇花一現”?努力讓一年四季花常在,是不少景區追求的目標。

  這兩年,赤松鎮的錦林佛手文化園因成片的馬尾花而聲名大噪,半人多高的紫色花朵新穎脫俗。此外,每到七八月份,園區內色彩明艷的太陽花,粉、白兩色的波斯菊匯成的美麗花海,也成為不少新人拍攝婚紗照的絕佳選擇。“我們此前還撒下了虞美人、百日草、紫茉莉等不同花期的種子,為的就是形成四季常綠、季季有花可賞的景觀環境。”景區工作人員介紹,這些鮮花次第開放,花期能從3月初持續至10月底。

  在傅村鎮上荷塘寨春農場,賞花內容也日益豐富。這個以農業種植、觀光旅游為主的農場,今年借著“大棚房”問題專項整治行動的契機,在景區內新開辟了一片油菜花地。金黃的油菜花盛開在春日暖陽下,一陣微風吹過,涌起一股又一股金色的波浪,讓人心情舒暢。

  油菜花期過后,這里會成為一片荒地嗎?農場相關負責人黃意忠說,農場里其中一塊地已被改造成為草坪,“五一”就對外開放了,另外一片油菜花地已移植了向日葵,到6月中旬就能開花了。此外,他們在該園的無公害蔬菜瓜果采摘大棚內種植了網紋瓜、圣女果、小黃瓜、草莓等20余種瓜果,已初步形成“四季花不斷,八節佳果香”的美景。

  除了唱好“四季歌”,“花花世界”還延展產業鏈,從發展“賞花經濟”升級到做優“鮮花卉+”產業。位于源東鄉半壟村的“花花世界”現代農業觀光園,通過發展鮮切、觀賞、食用、保健等花卉,提升了花卉業種植效益,加快向價值鏈中高端攀升。截至去年底,該園共接待游客20余萬人次,實現經營性收入300余萬元。

  供給側改革 對“傷農經濟”說不

  浙師大文創學院院長施俊天表示,要解決“賞花經濟”難以持續的問題,首先必須明白消費者的心理:人們為什么愿意跑到幾十公里外去看花?為什么城里人跑到鄉下去看不足為奇的桃花、油菜花?而農村人卻跑到城里來看司空見慣的櫻花和郁金香?正是因為新奇和不常見。這就要求旅游部門和地方政府,在打造賞花目的地時,要突出特點、求新求異。

  消費者“喜新厭舊”的旅游偏好,決定了“賞花經濟”必須提前規劃。各個賞花景區應從“供給側”加強改革吸引更多的游客,否則會因為花木種植周期滯后的問題,導致“賞花經濟”將跟風種植的農民引入“傷農經濟”的死胡同。

  “審美疲勞往往會帶來市場疲乏。”施俊天說,同質化的賞花線路設計,造成一些賞花地點火爆一兩年后風光不再,而后續跟進的同類產品也不引人注目,造成投資浪費。進一步說,在規劃指導當地鄉村旅游時,不妨考慮引入公司化的經營模式,將開放式、自發式的賞花游作為一種旅游產品來經營。從路線設計、土特產銷售、食宿規劃甚至設置景區收取門票等方面,都采用市場化的思路,而不是靠農戶低水平重復建設。

  在施俊天看來,能不能將單次賞花游客群轉變為“二次消費”的顧客群,則是“賞花經濟”能否真正撬動更大范圍經濟發展的關鍵。在“互聯網+”盛行的今天,很多地方借助新媒體傳播和游客體驗擴散來吸引游客。那么,是否也可以結合“互聯網+”將新媒體傳播的功能往下延伸至農產品的訂購營銷呢?如此一來,縱使花開有期,“賞花經濟”依舊潛力無限。



 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
 
標  簽:
 
 
全年永久公式规律